關閉

第四十章

重見時空

作者:熦諾本主 | 2015-06-13 19:30:41

莫易辰和齊景都是搖搖頭:“這古人的思想太復雜,我們這些業余的頂多能看懂一丟丟,再說了這個可是千古殘局,那么有智慧的古人都想不到,更何況我們這些小嘍啰。”

  “即便是千古殘局也有解決的法子,這就要看你們的思路會不會轉了。”瀟少悠閑的喝了杯茶水看向齊沫沫,齊沫沫張牙舞爪的已經打算開始對著那把古箏下手,瀟少雖然面上淡定,但是心里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畢竟這把古箏對于自己來說意義重大。

  舞月抱著一堆古老的本子從閣樓上下來正樂呵樂呵的從亭廊里哼著小調,眼神不經意間瞥見了齊沫沫正要動手的古箏,失神的大叫了一聲什么!”身子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卷帶著風一下子就將古琴給卷了起來,懷抱在懷中,連原先抱著的書本也給丟了。

  齊沫沫被風打到臉咳嗽了兩聲,休閑服(3w.不什么時候卷上了一層的塵土。

  “舞月,住手。你做什么!”瀟少也沒注意到舞月會突然跳出來,面色嚴肅一喊,舞月抱著琴不動面色生氣的看著齊沫沫和瀟少:“不給,少爺,這把琴可是‘欒寧姑娘’送給您的。”

  瀟少聽到欒寧的時候眉頭一皺,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欒寧是欒寧,琴是琴,兩者沒有聯系。”

  玉龍咧著嘴尷尬的看著兩人,齊景遞了個詢問的目光看向玉龍,玉龍搖搖頭示意別自己慢慢的站了起來拉過舞月:“舞月,你別鬧了,把琴還回去。”

  “不還。”舞月嘟著嘴巴抱著琴就是要離開,瀟少嘆了一口氣緊閉著目光任由舞月見琴抱走。

  “哎,少爺少爺”看著瀟少離開的身影玉龍直揮手。齊沫沫一把抓住要離開的玉龍湊了過來:“說,欒寧是誰?”

  莫易辰和齊景也是比較高興聽到這樣的話題都是放下了手頭的過來。

  玉龍看著還不什么事的齊沫沫:“你還說,都是你啊,要不是你吵著非要彈那把琴,少爺和舞月也不會搞得這么僵了。”

  “到底是:“欒寧姓蘇,閨名是蘇欒寧,因為一次意外被少爺救了,然后又是小丫頭情竇初開就喜歡上了我們家少爺”

  齊沫沫呵了一聲什么狗血劇情啊,還情竇初開喜歡上了那個冰冷的木頭?”玉龍看著三人都有些不相信的臉色嘆了口氣相信的,再說了,那已經是一千年前的事了。”

  齊景正喝著茶水一聽到一千年前水立刻噴了出來什么要擔心的。

  新聞社里,小蔡抱著洗出來的照片左看看又看看,一會坐在凳子上一會坐在椅子上,但是一直沒有放棄盯著手中的照片。

  自言自語的搖搖頭什么瓜葛呢?誰和她有仇?郭柳思?郭瑞?不對啊,郭柳思自己曾經也照過瀟少的照片,而且是親眼看著照片里的人消失的,現在也沒可能啊,要是真的是他照的,早就過來含著尾巴討好主編了。”

  小蔡放下手中的照片揉了揉自己已經酸痛的眼睛,為了想明白其中的道理,自己已經整整一天一夜沒合眼了,現在風平浪靜的太過自然了。

  臨近中午,太陽也是最熱的,齊秦知道齊景和齊沫沫醒了興奮的越到了前廳,卻沒見到瀟少和舞月。

  “老二和舞月呢?”方蓉拉著齊沫沫的手在廳里環視了一圈。莫易辰將早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剛說完齊秦就生氣的責怪齊沫沫不懂事。后院房間里,帶著古色古香的房間里到處透著素樸,寬大的床榻被安置在寬大金黃的床簾里,瀟少瞇著眼睛躺在床榻上,周圍的簾帳有一下沒一下的動著,瀟少面無表情面色陰沉。

  一千年前,依舊是宋,一四兩條街混亂大戰,最后導致了四條街的混亂,傭兵等逃出升天,這場戰爭的主人公之一‘第四條街’的少東家瀟少也有義務將這些傭兵抓回第四條街,也算是巧事。

  寒風瑟瑟,天地入冬,河水在池中結了冰,魚兒不在愉悅的跳出河面,風吹過河面,找不到一絲的波瀾。

  丫鬟手中拿著厚厚的披風看著已經風凋殘燭的公子不會來了,您別等了。”

  女子拉了拉披風,眼神帶著孤獨看向天邊不動的云彩,寒風卷起了地上的一抹重彩。蘇欒寧咳嗽了兩聲,一旁的丫鬟趕緊替蘇欒寧撫了撫背,希望蘇欒寧能夠好些回來的,再等等吧,可能是有事耽擱了。”說完被風卷的又咳嗽了兩聲。拖著病倦的身體蘇欒寧等了一天又一天

  “哦,原來是這么回事,老二:“少爺也不想讓她一直等,但是因為某些事情耽擱了,欒寧小姐走的時候少爺都沒來的及送別。”

  燁燁的火光沖滿了天空,大雪紛紛揚揚的墜撒像羽毛一樣漂亮,蘇府在這樣美麗的天空下辦了一場喪禮。

  “少爺,不好了!”玉龍身著黑色寬大的袍子面色凝重的看著瀟少,瀟少披散著青絲,鮮血從青絲上滴落下來。勉強睜開了眼睛:“是不是夏夕又進攻了”蒼白的臉色顯得那么無助,嬌小的身子在寒風中隨時都有可能倒塌。

  玉龍搖了搖頭不忍心將真相說出來,再看到瀟少的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少爺,蘇姑娘病逝了!”話出,瀟少手中的長劍清脆的折斷在半空中。玉龍還沒來得及說其他的,瀟少已經消失在黑夜中。

  北宋東京,時間公元1015年。

  蘇府上下痛哭之聲迭起,瀟少出現在蘇府的門口,牌匾上掛著兩個白色的燈籠,里面傳出來一陣一陣的哭聲。

  瀟少拖著沉重的步伐從大門口踏進去,靈堂前跪了很多人,蘇欒寧的父親坐在一側的凳子上面色難看,蘇母就這樣站在棺材前一遍一遍的喊著蘇欒寧的名字,企圖喚回蘇欒寧的意識。

  “瀟公子,是瀟公子。”常年跟在蘇欒寧身邊的丫鬟抽泣著看到了已經邁進來的瀟少,瀟少呆滯的看著靈堂的棺木,棺木里躺著的女子面色安詳,仿佛沉睡了一般,一身粉色的裙紗完全沒有一點喪服的痕跡,較好的面容透著長眠。

  小丫鬟大哭的看著瀟少:“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為了等你,小姐,小姐也不會,不會感染風寒加重了肺癆病逝,都是你,還我小姐,還我小姐。”捶打著瀟少的胸膛,瀟少苦笑著看著棺材中的女子,一步一步的上前,伸出手撫摸著蘇欒寧安詳的面容。

  “還我女兒,還我欒寧!”蘇母看著瀟少一把推開瀟少,瀟少身子不支跌倒在地上,鮮血從瀟少的肚子上流了下來。

  誰也沒想到瀟少帶著傷,驚叫了一聲。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是由【】會員手打,更多章節請到網址: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強烈推薦 |新書推薦

網站地圖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Copyright ©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
征服者入侵在线客服
天津快乐十分哪个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 长春麻将 广东11选5技巧有哪些 疯狂捕鸟游戏 闲来湖南麻将官方网站 深市股票代码查询 20选5河北开奖 浙江麻将大厅下载 股票涨跌幅度 球探比分 足球即时比分 安徽15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jdb五龙捕鱼哪个平台好 新疆3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600053九鼎投资股吧同花顺 四肖六码全年免费公开